穷亲戚,富亲戚

穷亲戚,富亲戚(4)

    双方互相举起了板凳,大有鱼死网破的气概。在这种大无畏精神的鼓舞下我爸爸怎么也拉不开他们,我迫不得已也上前去拉仍然无济于事。大姨奶奶还在不停地说着添油加火的话,旺旺这次害怕了,一个人跑到屋子里发抖。
    这时,小姑走了进来。看到这种场景大吃一惊,连忙上前帮忙才把他们拉开。
    大舅姥爷对小[……]

继续阅读

穷亲戚,富亲戚(3)

   虽然厕所就在院角,而且是男女分开的,但是大舅姥爷还是按照他一贯的做法,转过身就到墙根尿了起来。他就是这样,当着我和我妈妈的面也是如此。我只好扭过头去假装没看见。我几乎从来没有正视过大舅姥爷,因为他老人家的裤子大门永远是大开着的,谁说也没有用。
    他尿完后,又回到桌子边坐下,喝了一口酒,对我[……]

继续阅读

穷亲戚,富亲戚(2)

    晚上,爸爸妈妈下班回来,一进门,他们都争着向爸爸告状。
    爸爸妈妈都在乡政府上班,爸爸是农机站的站长,他和小姑当年都是考上大学出去的,因为家里贫穷,爷爷奶奶都卧病在床,毕业后主动要求分回家乡的。爸爸兄弟子妹五人,大姑嫁在营口,爷爷奶奶去世后,二叔也去了营口谋生,家里就剩下子妹三人。
   [……]

继续阅读

穷亲戚,富亲戚(1)

   大舅姥爷和二舅姥爷中午喝完酒后,又在我家院子里互相骂着畜生挥舞起老拳,这已经成了他们在晚辈们面前一个固定的表演节目,每次从上海到山东乡下来只要他们碰到一起一般都会在当天就举行他们之间的“华山论剑”来切磋技艺,我家院子就是他们最好的角斗场。昨天他们刚一见面就想练一把的,幸亏我爸爸他们在场才阻止了[……]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