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道—–骨气与气节

武道—–骨气与气节(十一)

“你们回去吧。”

几个弟子有点不知所以地看着他。一向他对弟子的练功很严厉,今天一反常态,也让他们摸不着头脑吧。他笑了笑,道:“今天我想清静一下。”

散去了弟子,他闩好门,向后院走去。

长谷川昭弘轮到今晚站岗,还吊着三角带,一见他,道:“虚斋先生,你好。”

“你好。”他微笑着,[……]

继续阅读

武道—–骨气与气节(十)

“我绝不做亡国奴!”

他的眼里,泪水渐涌。当年那个亦歌亦哭的葛平,现在,已经是一具血洒武场,身首异处的尸首了。而写过“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这样诗句的汪先生,已经成为南京政府主席,却在与那些强盗携手共建王道乐土。

“葛兄,我负你。”他在心里默默地念着。也许,葛平到死,还有种被出卖的愤怒[……]

继续阅读

武道—–骨气与气节(九)

酒过三巡,他也觉得有了两分酒意,道:“葛兄,今天见了你的手刀,可比那时精纯多了。”

葛平道:“见笑见笑,我这点三脚猫功夫,真是愧对王琦夫子,也愧对中华武士会的师兄弟。不过也不敢妄自菲薄,我的手刀曾砍死过两个……人。”

他的心里不由翻了一下。毕竟,这后院住了一小队日本兵。他小心地道:“那一[……]

继续阅读

武道—–骨气与气节(七)

湖边,一株不知什么树挂了稀疏几片黄叶。他端起面前的酒杯,看看湖心的月亮。

“明天,你就得走了吧?”

葛平笑了笑,道:“是啊。”

“葛兄,你为什么要去关外?少帅一退,那儿可是日本人的地盘了。再说,明年我们要毕业,放弃了不免太可惜。”

葛平逼视着他,道:“老华,你想不想把你们中国[……]

继续阅读

武道—–骨气与气节(六)

葛平在微微地喘息。象长谷川这样的人,绝对算是个高手。能击败这等高手,看似举重若轻,葛平也已有点体力透支了。

葛平把枪扔到地上,朗声吟道:“宁做舜臣死,不为昰应生!”

这声音也并不算太大,却像一个焦雷打在他头上。他抬起眼,看着场中。船越刚信没有脱军装,直直站着,手扶着腰上的“赤胆”,脸上也[……]

继续阅读

武道—–骨气与气节(四)

这一天,他给几个弟子讲了些南北拳术的差别,觉得有点困,想去小睡一下。刚回房,却见一个弟子跟在他身后,将前不前,欲言又止,面有忧色。

“怎么了?”他转过头,看着那个弟子。那是乡间有名的殷商胡世德的子侄。胡世德早先在关外做生意发了点财,九一八后回乡来,买了点地,面团团地做起富家翁来。

“华老[……]

继续阅读

武道—–骨气与气节(三)

“武道研究会”设在关帝庙前的一大片空房子里,后院就是船越那个队的营房。挂牌那天,船越刚信和整个小队的皇军都来为关帝进香,四乡百里的人赶来不少看热闹,也才发现日本人原来也敬关帝。武圣庙前设这么个武道研究会,也算得地利吧。

武道研究会分成两大块,一个是拳术门,一个是兵器门。不过,和一般武馆不同,武[……]

继续阅读

武道—–骨气与气节(二)

天暗了下来。看样子,要下雨了,他收好晾在外面的衣服,准备泡一壶茶,再读两篇寒山诗就睡觉了。毕竟,战争虽然已经告一段落,游击队却仍在不停地活动,因此不时还能听到几声枪声。但这个村子在战略上并不重要,所以还算平静。因为日本人虽然在别的地方烧杀掳掠,在这个村里却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华叔,有人来[……]

继续阅读

武道—–骨气与气节(一)

“我是一等兵长谷川昭弘,请指教。”

一个穿着整齐的士兵彬彬有礼地鞠了一躬,好像他做的是一件很有道理的事。这些日本人,就算自杀,也做得好像是件很优雅的事,这个长谷川也忘了,他是在做一件学武之人最不耻的事。

是不是应该阻止他?他马上打消了这个念头。一来葛平还没有露出败象,二来他也实在没有勇气[……]

继续阅读